我想要猫!!!!!!


=GV
心理上是小学生!!
✨瑞金✨雷安✨
农药主信白云亮,可能会产
头像是粥哥画的金宝!
绑文→@一起拖稿 (←傻逼)

[瑞金]幽灵与金发孩子

这这这……这也太好了我滴沐锅……[]光速升天

一只报废的沐浴器:

1.


  “诶你听说了吗,最近有人说在学校图书馆遇到灵异事件了诶!”


  “什么什么?”


  “有个高年级的学姐想找本书怎么找也找不到,然后那本书就这么凭空出现在她面前了诶!还是漂浮着的!”


  “天啊好恐怖!”


  “还有啊还有啊,上次据说有人被什么东西砸到了呢,可是那人抬头一看也没有什么书掉下来啊......”


   格瑞路过这群站在过道里挤在一起用并不算小的声音议论着图书馆灵异事件的女孩们,夹紧了手臂里的书。


  “格瑞前辈——”


  后头传来女孩羞怯的声音,长长的过道上她的声音听上去很悠长,如果格瑞没有端着那张脸回头的话,这一幕可能会像动漫里那样唯美。


  “你是要去还书吗?”女孩远远地问,刚刚她也参与了议论。


  格瑞点点头。


  女孩的表情紧张又担忧,好心地提醒他:“最近......图书馆不太安全,格瑞前辈你还是过几天再......”


  “没关系,”格瑞干脆地打断了她,“我还有点相关资料要查询。”


  “查询资料的话我可以帮帮忙......”女孩不死心地说。


  “不麻烦了。”格瑞说完这句话转身留下个背影权当是礼貌,女孩愣了愣,搭讪失败后的羞愧和不甘涌上她的脸颊,晕开一片红。


  走进图书馆格瑞把书拿给管理员,管理员替他划去他借书证上的暂借记录。


  格瑞还完书后朝学生自习室走去,管理员连忙出声拦住他:“诶,同学,最近那些风声风语那么多,你还要自习吗?”


  格瑞停在那站了会,看看管理员那张真挚的脸,像回答好心妹子一样冲他点了点头。


  “真是好学生啊,”管理员第一次遇见这么热爱学习的学生,摸摸头感叹了一句,“那你自个注意着点。”


  “嗯。”


  自习室因为最近闹得满城风雨的传言冷清了不少,几乎是所有人都开始选择去校外图书馆学习,当然有个几乎,就代表还有像格瑞这样的人会去,不过准确点来说,也只有格瑞敢在一些亲身经历过此类事件的人复述给其他学生之后,还一脸无所谓地继续在宿舍和图书馆两点一线地来往。


  倒不是他有多爱学习。


  “嘿,格瑞——”


  若是正常人,此时此刻站在空无一人的自习室里猛地不知从哪个角落里传来这么一声,定会吓得跳起来并条件反射地拔腿转身就跑。


  但这个银发男孩似乎是很习惯了,他拉开一把椅子坐下,书包甩到桌子上,见怪不怪地应了一声。


  你可能会觉得惊恐,但如果以格瑞视觉看来,确确实实是有个半透明的人悬空漂浮在半空中的,他有很明亮的一头金发,毛毛躁躁地用一顶帽子压着,脸上的笑容会让人恍惚地认为他的确是个真实的一伸手就可以把他拽下来的人类一般,事实上他没有体温,你抓到的也会是一片空气。


  格瑞不止一次在图书馆看到这个孩子,第一次遇见他是在他为了完成老师布置的课外作业去科学分区找书的时候,他坐在最高的书架顶上晃着腿,好奇地从上面探出半个头来,看着格瑞。


  格瑞愣了愣,手上的书抽到一半,他们的视线对上,对方眨眨眼,似乎有点不可置信地瞪大眼睛。


  “你为什么坐在那?”


  “你看得见我?”


  异口同声,两个人都被吓了一跳。


  从金口中得知,他是一只被困在图书馆的幽灵,已经独自晃了十几年了,而为何成为幽灵,又为什么会被困在这里,金一概不知,他唯一可以肯定的是,那个时不时来看望自己号称骑士的男人没办法告诉他如何离开的方法,格瑞是仅有的一个能够看见他并且能够对话的人。


  格瑞接受了十二年义务教育出来没有遇到过这类超自然现象,五岁收到《自然科学》的生日礼物的他倒是没想到会碰到个这么讽刺的情况。


  他的接受能力很强,迅速接受了金真的是个幽灵而不是自己精神出了毛病幻想出来的人,毕竟他挺自信自己不会幻想出这么闹腾的人格来的,他又不是吃饱了没事干。


  “今天我听到有人在讨论你。”格瑞从书架上抽出一本书,金飘在他身后。


  金撇撇嘴:“他们又说什么了?我可改掉了到处磕磕碰碰发出声音的习惯了啊。”


  “他们说有书凭空出现还被什么东西给砸到了。”格瑞抬起眼帘瞥他一眼,仔细浏览一遍目录看是否有有用的内容。


  金皱起眉头,装模作样地托起下巴思考了一会,而后恍然大悟般地一拍脑袋:“你说那两件事啊?是这样,那个学姐真的超笨的,明明她要找的那本书就在她头上还到处转来转去的,我看得都着急,就帮忙拿下来了,我一时间忘了别人看不到我所以学姐就尖叫了一声跑走了......”


  “......那被无形的东西砸到呢?”


  金从头上摘下他的帽子晃了晃:“我不小心玩嗨了就把帽子撞下来了。”


  “......结果你就是个笨蛋对吧?”格瑞下了结论,把那本书夹在腋下走回自习室。


  金不屈不挠地跟在他背后,为自己的智商狡辩:“才不是这样!的确是那些人大惊小怪了嘛!要是我居心叵测他们还可能活到现在吗!”


  “谢谢金先生?”格瑞坐下,不理会金在他身侧大吵大闹,从书包里翻出笔和笔记本。


  “哈!当然要感谢伟大的金先生!”金全然听不出格瑞语气里的挖苦,顺势就开始瞎嘚瑟,随意地躺倒在格瑞面前的桌子上摊开手脚。


  太阳斜斜地照进来,本来半透明的金看上去几近透明,格瑞的注意力也从笔记本上密密麻麻的的笔记转移到金身上。


  暖和的阳光下他开始走神。


  他发现他与这个孩子很相似。


  他是个正常的人类,可以交谈可以肢体接触还能进食,可他活得像个幽灵。他身边没有朋友,一直以来都习惯独来独往,一旦有什么人邀请他去什么联谊他也会断然拒绝。


  最大的不同可能就是金是被迫的而他是自愿的吧。


  如果金——不妨做一个假设——是个和他一样能跑能跳的人类,一定是特别开朗活泼能吸引到一群同龄人围绕在他身边的那种闪闪发光的孩子吧。


  那个时候,他也许就不再需要他了吧?


  不,不会不再需要,只是不再重要。他安慰自己。


  “格瑞——”金喊他的名字,他猛然回神震得脑子一阵昏沉,他略微低下头甩去脑子里的那些想法。


  “你在发什么呆啊?”金担忧地问,撑着下巴看他。


  “没什么。”格瑞闭上眼睛强迫自己冷静一点。


  “格瑞,”金翻了个身,背对着他,“我就你一个朋友,有什么事要说出来。”


  格瑞脑子清醒不少。


  “好。”


  幸好“如果”这个词最大的好处就是它永远不会实现。


 


2.


  凯莉走过来,一掌拍在格瑞的桌子上,就算上了高三她嚣张的气焰还是没有丝毫的削弱。


  格瑞抬眼看她,叹了口气:“怎么了?”


  “你最近很喜欢往图书馆跑?”凯莉一副审问犯人的模样,虽然旁人看来凯莉比较像被审的。


  “所以?”格瑞挑了一个妹子看了会尖叫,凯莉看了想打人的眉。


  “那个图书馆出什么事了你不知道?”


  “知道啊。”格瑞像陈述一个事实一般地云淡风轻。


  “那你?”凯莉很好地诠释了打破沙锅问到底。


  “没什么特别原因。”格瑞垂下头,专心地看起书来,传达的信息只有一个——这对话没有必要谈下去了。


  纵然是凯莉,面对这种软硬不吃的人也只有生闷气的份,作为为数不多可以和他攀谈的人之一,凯莉再怎么糊涂也清楚一些他的原则,其中之一就是自己挑起的话题自己收场,他不会给任何的台阶。


  凯莉绝不是对格瑞有意思,她喜欢有趣的玩具,但格瑞绝对称不上有趣,她只不过觉得他的沉默寡言的性格实在是很得她心。


  不过关系也就至于偶尔那么几次不痛不痒的对话,她不会多问,格瑞也不想多聊。 


  不过凯莉对格瑞避开不谈的这件事还蛮感兴趣的。


  放学后格瑞收拾好书包照例往图书馆方向走,凯莉悄悄地跟在后头。


  按理来说凭格瑞的感知力,放在以往应该早就发现了鬼鬼祟祟的她,不过他好像在想着什么,难不成他爱上了图书管理员?


  凯莉差点被自己这个无厘头的猜想逗笑,如果格瑞真的爱上那个已经四十五的老男人,她发誓她会帮格瑞保留秘密然后在深夜寂静无声的时候放声大笑。


  这个猜想当然是落空了,格瑞还完书后径直就朝自习室去了,凯莉趁着管理员不注意偷偷地溜进了自习室。


  “格瑞!我和你说!今天我看到窗外那窝鸟蛋孵出来了!刚生出的小鸟光溜溜的和想象中的不一样......”


  “过几个星期它们毛长齐了就可爱了。”


  “我知道......就是亲眼看到有点震惊......”


  “有什么不好,长长见识。”


  凯莉觉得很震撼。


  她第一次见有人对着空气说话,表情还有点......小高兴?


  她揉揉眼睛,格瑞还是对着一个方向说着话,话不多,但是可以看得出来是在和什么人交谈。


  凯莉感到一阵毛骨悚然的同时也非常好奇,她坚信格瑞不可能有神经病,虽然他总是孤单一人,但他的性格告诉她,格瑞压根连孤独感都没有。


  他就是这么一个人,给人的感觉就是一个人也能好好地活下去,你的心疼也许在他眼里看起来多余而可笑。


  她打定主意,用力蹬了蹬鞋跟,咳了一声。


  格瑞回头看到她眉心皱起:“有什么事?”


  “我跟踪了你。”凯莉开门见山,走过去拉开他身旁的椅子,忽然她感觉到有什么东西迅速地缩了回去,她想应该就是格瑞谈话的对象吧。


  “目的?”


  “好奇。”凯莉言简意赅,漫不经心地视线乱移,“你不是在自言自语对吧?”


  金缩在格瑞一边吓得大气不敢出,刚刚还在和格瑞探讨鸟什么时候长齐毛的学术问题这个看上去战斗力爆表的妹子就从角落里站了出来,表情还挺凶。


  格瑞仿佛洞察到他内心的慌乱,虽然凯莉看不见却还是不自觉地把自己身子往前挪了挪挡住金。


  凯莉自然是没放过这个小动作,她继续向前一步逼问:“它是什么?”


  “超自然想象。”


  “你是说鬼魂?”


  格瑞打心底抵触鬼魂这个词,他知道自己没有在上面纠结的必要但还是开了口纠正:“是幽灵。”


  “幽灵啊,”凯莉摆出一副感兴趣的笑脸,“你能看见它?”


  “嗯。”


  “漂亮的女孩?”


  “男孩。”


  凯莉忍不住吹了个口哨。


  “很有意思嘛。”


  格瑞依然保持着警惕的动作,他直直地看着凯莉:“别告诉其他人。”


  “我不会也不想,”凯莉笑得眼睛都眯起来,像偷了腥的猫,“这么有意思的事情我怎么会告诉其他人呢。”


  “嗯。”格瑞想了想又补了句,“谢谢。”


  凯莉被他的道谢吓了一跳,她呆了好一会才反应过来挥手装潇洒:“没事没事。”


  金在一旁听完他们的对话,趴在格瑞肩膀上咬耳朵:“格瑞,这个女孩是谁?”


  格瑞也学着他压低声音:“同班的凯莉。”


  “哇,气势可真足。”


  “在学校被称为魔女。”


  “这么厉害?”金声音大起来,格瑞差点没被他的突然拔调给吓到耳朵失聪,金赶紧知错地给他揉揉耳朵。


  “好酷啊!”金眨着星星眼。


  “你们在说我的坏话?”凯莉可受不了自己被冷落一旁了,故意大声地发问。 


  “没有。”格瑞一五一十地转述金的话,“金说你很酷。”


  “哈,很识相嘛。”凯莉满意地点点头,“金是那孩子的名字?”


  “嗯。”


  “嘿,金,能听到吗?”


  金被这忽如其来的召唤给吓到了,他大力地点点头,才发现对方根本看不见他也听不到他。


  格瑞担当转述者,他告诉凯莉他能听到。


  “他能碰到我吗?”凯莉问。


  格瑞沉默了一会,“不能。”


  而正要尝试去碰凯莉的金猛地一回头,瞪大眼睛问格瑞询问格瑞撒谎的原因。


  格瑞使了个眼色给金,凯莉惋惜地摇了摇头:“太可惜了。”


  “时间不早了。”格瑞指了指手表,表上的时针不偏不倚正好对准六这个数字。


  “驱逐令啊。”凯莉起身,一脸委屈,“算了算了,还你们一个清净的二人世界。”


  “我靠这姑娘说话这么劲爆的?”金忍不住嚷嚷,当然凯莉听不见,她走出了自习室,脚步声逐渐消失。


  “你不反驳?”金扭头质问格瑞。


  “她说话就这个样子,说了也等于白说。”格瑞耸耸肩,重新开始被打断的查询工作。


  “格瑞,”看到格瑞又开始忙碌起来的金顿感无聊,竭力想挑起话题,“为什么刚才不让我碰她?”


  “碰了有什么好处?”格瑞翻过一页,书页哗哗作响,“这样下去问题会没完没了。”


  “这样,”金理解地点点头,“的确她看上去就是好奇心很重的人。”


  “嗯。”


  “格瑞别学习了来和我聊聊最近又要什么事情发生——”金扯住他的胳膊晃来晃去。


  格瑞被他晃得无法集中注意力,只得放下手里的笔,把金扯到自己面前:“你想知道什么?”


  金开始扯一些无厘头的事情,格瑞时不时点头嗯一声表示自己在听。


  其实不是害怕她的多嘴,只是单纯不想又一个人知道你。


  格瑞怀疑自己脑子坏掉了。  


 


3.


  “最近过得好嘛?”安迷修一只手搭在金的肩膀上嬉皮笑脸地问候。


  “挺好的!格瑞天天过来找我玩!我告诉你格瑞最喜欢的牛奶牌子是旺仔......”金手舞足蹈地比划着。


  格瑞挺想扭头就走的。


  “诶那边那个小哥——”安迷修及时地逮住他,他漂浮在半空中,腰间的两把刀让格瑞升起一股不安。


  “啊格瑞你来了!”金挣出安迷修的手,冲格瑞飘过去撞在他怀里。


  因为是一团气体所以撞上来也没有多疼。


  格瑞伸手把他扯下来,轻松地像拎下一只猫。


  “你是?”他抬头看安迷修,安迷修笑着优雅地鞠了个躬,却让格瑞感受到一股迎面而来的满满中二感。


  这个高大的幽灵像上世纪的伯爵一般缓缓地做了自我介绍:“我是安迷修,很高兴认识你。”


  “格瑞。”格瑞简化了程序,他也不客套,照常坐在老位置上,金也照常摊在桌面上毫无形象。


  安迷修扶了扶额:“金,你是个幽灵,稍微注意点影响?”


  金懒懒地应和一声,一切照旧。


  安迷修拿他没办法,他有骑士精神,不能打人也不能打幽灵。他转向和格瑞搭话:“你能看见我们?”


  “嗯。”格瑞虽然不乐意还是老老实实地回答了他的问题。


  “哇,真神奇!”安迷修这么说着,格瑞却明显感觉到来自他的警惕,剑拔弩张。


  “你知道自己为什么能看见我们吗?”


  “不知道。”


  “哈,”安迷修围着他转了几圈,“你身上有什么从小一直带着的东西吗?”


  格瑞的不安感像发酵的面团一般迅速膨胀,他强压住,眼神锋利起来:“没有。”


  什么事情都瞒不住安迷修。安迷修的等级比金高很多,他能够感觉到很多东西,包括格瑞藏在衣领里挂着的那个护身符。


  这个护身符应该是什么小寺庙里求来的,没有多大的威胁性,顶多也就是能看见他们而已。


  不过他担心的不是这个无关紧要的护身符,而是格瑞。


  “这样啊,”吃了瘪的安迷修不恼不怒,温文尔雅地对金说:“金,过来一下,有点话想和你说。”


  “我?”金指了指自己的鼻子,安迷修点点头。


  金看了看格瑞又看了看安迷修,磨蹭了一番后还是跟着安迷修飘到角落里去说话了。


  格瑞随着金离他的距离越来越远而更加不安,烦闷的情绪堆积在心底像是海底沉睡的火山,下一秒就要喷薄而出。


  他使劲抓了抓头发,强制自己冷静。


  安迷修把金带到足够远的地方,面对着他。


  金看他一脸严肃不像是开玩笑,表情也沉重起来。


  “怎么了?”


  “你的事,我帮忙查清楚了。”


  “查清楚了?”


  “嗯,”安迷修点点头,“你本来不该困在这里的,这其中有点误会,但我和相关人员阐述了这个情况,他们说是搞错了,然后派我来告知你,几天之后在你身上的这个束缚就会解开了,到时候要回去。”


  “回去哪?”


  “灵界。”


  日夜期盼着要逃离走这个图书馆的金听到这件事应该感到很高兴,到了灵界他会有很多相同的伙伴,也会有人陪他聊天陪他玩,但是当这个事情真的临到他的身上时,出乎意料地他没感觉到多兴奋,意外地他第一个想到的是格瑞。


  孑然一身的格瑞,不善言辞的格瑞,话不多实际上心思很慎密的格瑞,如果发现他不在了,该怎么办呢?


  安迷修飘在他面前,他只要回答一个好,他就把去往灵界的票攥在手心里。


  “是什么阻挡了你?”安迷修问。


  是啊,是什么呢,他的性格明明到哪都可以交到朋友,他在犹豫什么?


  金催促自己快做决定,但他一点声音都发不出来。


  他只是低着头,望着脚下面一排排整齐的书架,想起第一次遇见格瑞,他仰头看着自己,脸上挂着很淡很淡的表情,问他为什么要坐在上面。


  “金,”安迷修叹了口气,“你知道爱上人类的代价吗?”


  “代价?”金抬起头,他没有别的力气去反驳关于安迷修给他下的爱上人类这个定义了。


   况且它是事实。


  “凡事都会有代价,”安迷修的每一个字清晰有力,“你呆在不应该呆的地方,不久之后就会消失的。”


  “......”


  金攥紧了拳头,安迷修看到他的肩膀在微微发抖。他拍了拍金的肩膀:“还是和我走吧。”


  “我不要。”金任性地像个发脾气的小孩,甩开安迷修的手,“我不要。”


  “金......”安迷修头疼地按按眉心,“我知道你舍不得他,但是这样对谁都没好处。”


  “我困在这图书馆这么多年都没说过什么,反正我活地够长了,消失就消失!”金带着哭腔。


  他不是不害怕。虽然死了那么多年,他的心智依然停留在15岁,之前的死亡是突发意外,而这次才算得上是一次真正的死亡,一旦灵魂消弭,金将会永远被世界抹去。


  “你真的要这么做?”安迷修问。


  “要。”他点头,安迷修从他的眼睛里看到从未有过的坚定,他下了决心,也做了选择,他不能强逼他改变心意,也无能为力。


  “三天后你会消失。”安迷修竖起三根手指头。


  金看上去快要哭出来了。可到最后,安迷修离开的时候,他还是没有哭。


 


4.


  凯莉接到格瑞的电话是在凌晨两点。


  要是换做是一般人她早就在起床气的驾驭下骂对方个狗血淋头了,但她一看来电显示,立马接通了电话。


  “我建议你是真的要有重要的事情跟我说否则......”接起电话的凯莉还不忘恶狠狠地威胁一把。


  “金不见了。”


  “你说什么?”凯莉一愣。


  “金不见了。”


  “你在哪?图书馆?”


  “嗯。”  


  “你等着,我马上过去。”凯莉挂了电话,快速地穿好衣服拿上钥匙就往图书馆赶。


  凯莉赶到发现图书馆的门被人从外面撬开,她暗暗赞叹了一下格瑞的开锁技能,急急地冲到自习室,自习室里没有开灯,一片黑暗,格瑞坐在他常坐的那个位置上,听见脚步声头转向她。


  她走过去,看到格瑞的眼睛红了一圈。


  放在往常她一定会嘲笑平时看上去冰山一样对什么都不在乎的格瑞居然会红眼眶,但她深知事情的重要性,没有闲情开玩笑,她走过去坐在他身侧的椅子上,放柔了语气:“怎么一回事?”


  格瑞沉默了很久,他的声音听上去很沙哑:“今天下午金说有很重要的事情,让我凌晨一点半过来,我来到他已经差不多消失了一半了。”


  语气里的颤抖凯莉捕捉地丝毫不漏。


  “......”凯莉不知道说些什么安慰他,格瑞忽然又开口自话自说起来:“真好笑啊,今天下午特别高兴地和我说凌晨几点来见面,结果我来了给我看这个?”


  他手里紧紧攥着什么,凯莉估计是金留下的东西。


  “幽灵不是说不会死的吗?”凯莉宽慰他,“说不定只是去别的地方转悠去了。”


  格瑞摇头:“他和我说过他除了图书馆哪也去不了。”


  “......”


  现在的情况真的很尴尬,她没有多了解格瑞不敢乱说话,她也第一次看见如此伤心的格瑞。


  格瑞的手机摆在桌面上,边角上多出几处碰痕。


  怕是走投无路不知所措之时拿起手机发现只有她能够倾诉这件事情之后想要拨打她的电话,却因为全身发抖而摔了好几次手机吧。


  她就这么和格瑞在黑暗中坐了半个小时,最后格瑞先站起身,头也不回地就往外面走,凯莉赶紧追上他。


  “喂喂!你可别做什么傻事啊!”


  “我不会。”格瑞走出图书馆,把门锁好。


  凯莉以为他会哭,会嚎叫,会疯了一样到处满世界寻找金。但他没有,他只是在自习室坐了半个小时,然后走出来,帮图书馆锁好了门。


  但凯莉知道他非常难过。无以复加的崩溃和绝望。


  人悲伤到极点反倒沉默。


  凯莉看见他手心里攥着的那缕金发,按理来说那缕金发是不可能变成实体的,但金一定想了什么法子留下了这么一缕头发。


  格瑞回头叫她也赶紧回家,凯莉在他紫色的眼睛里看到了很多很多,复杂的感情像藤蔓纠缠在一起,痛苦似铺天盖地的海浪掀起一场紫色的海啸,他的眼圈还是很红,紧咬着下唇,凯莉几乎能够窥探到他故作平静的表情下隐藏着的巨大悲痛。


  凯莉从未见过这样的眼神,里面的悲伤漩涡一般要吞噬她。


  她不能做些什么,她什么也不能改变。


 


5.


  图书馆恢复了往日的热闹,自从有人说不会再出现类似事件之后,众多学子像回巢的鸟一般又通通挤到了自习室里。


  格瑞却再也不去。


  


6.


  格瑞停在了图书馆门前。


  距离金消失后已经一个星期了。


  他把那缕金发装进小小的护身符里,让它安稳地呆在心口。


  有人从后面拍了拍他的肩膀,他回头。


  那人笑得灿烂,飞机在他背后的蓝天划过一道白痕。


  明晃晃的一头金发。


  格瑞来不及说什么,他狠狠地把他扯过来,有力的双手抱住他。


  


7.


  格瑞坐在金的对面看他狼吞虎咽地吃着盘子里的食物。


  “好久没吃到食物了真怀念啊——”金靠在椅背上,格瑞抽出张纸给他擦嘴角。


  “你不想问问我为什么又出现了吗?”金自己先迫不及待起来。


  “为什么?”格瑞仔细地揩去他嘴边的饭粒。


  “嘿!”金未说先得意,“我和相关人员说了,既然我被错误地困在图书馆这么久了,怎么着也得要补偿我吧,他们答应了,我就说我想变成人类,一开始他们还不同意来着,我就说我喜欢上人类咯能怎么办,软磨硬泡好说歹说愣是给我说通了,我厉害吧。”


  “嗯。”


  “喂!敷衍我啊?”金拍拍桌子,看到对面的格瑞却怎么也生不起气。


  “挺厉害。”


  格瑞伸出手去,用刚借的书挡住他俩的一个亲吻。


 


FIN.


  


 给我滴好G锅的点文!!G锅这个梗其实我自己也觊觎好久了的!!


 @我看你们嫖 他超好的!!(暴风哭泣


   因为要考试所以到最后几乎是飞着写的......有时间修缮一下!  


  



评论(4)
热度(452)

© 一起吸猫 | Powered by LOFTER